“小饭桌”开在马路边,家长呼吁托管班尽快告别“裸奔”

2019-09-27 14:33:15 疯狂龙博士 2

“精品托管”“小班招生”“专业辅导”“兴趣班”……午托、晚托、日托、周托等字样的招牌十分显眼。走访中,未来网(教育公众号ID:newsk618)记者发现,一到放学时间,孩子们从校门口蜂拥而出,门外等着接孩子的人群中,除了家长,还有各类托管机构的工作人员。

疯狂龙博士托管学习中心

北京市一小学外等候接送学生的家长和托管老师。未来网记者 杨波 摄

不久前,一则关于广州“校外托管一学期5000元仍一位难求”的新闻话题上了微博热搜,引发热议。

有家长表示,校外托管班可以提供午餐和午休服务,比较放心;也有家长认为安全隐患大而反对。

记者了解到,早在几年前,这样的“午托班”已遍布全国各地。如今,令家长担忧的是,午托市场仍处于无序发展状态,如何加强市场监管、排除安全隐患,让托管班不再“裸奔”

托管班遍地开花

“午托班”顾名思义是为中午不能回家的学生提供午餐和午休服务,规模大一些的午托班还会提供相关的课后作业辅导服务。

午托班在各地情况如何?近段时间,未来网(教育公众号ID:newsk618)记者采访了解了多地的相关情况。

在广州,这样的午托班很普遍。一家午托班的杨老师向未来网(教育公众号ID:newsk618)记者介绍,午托班多分布在小学附近,还有些家庭小作坊式的午托班甚至设在居民小区内。据杨老师介绍,在小学附近,“同类型的托管班有3家,40多平米的房间内就可以安置30多个小学生。”

我们主要针对一二三年级的学生,负责接送他们上下学、午餐和午休。另外,还有晚托服务,监督检查、辅导课后作业等,就是替代家长的作用。”该老师表示。

价格方面,杨老师坦言,“我这里不算是市区,偏郊区,价格多在一学期一千元以下。一般的话,午托和晚托加起来也没有超过1000元。”而像“校外托管一学期5000元仍一位难求”的情况比较少见。

说到托管问题,杨老师说,“家长最担心的还是孩子的学习和安全问题,每次接送前,我们都会和家长反映孩子的学习、作业完成情况。”

未来网(教育公众号ID:newsk618)记者注意到,除了广州,在河南、江苏、广西、海南等地都存在午托机构,且市场十分火热。

据大河网报道,在河南郑州,当地市区某小区有6栋楼186户居民,却开设了13家午托班成了“网红”小区。每天有数百位家长拥堵在小区门口,等着接孩子回家。业主进出困难,便联手阻止小区开设午托班……

疯狂龙博士托管学习中心

郑州,6栋楼开了13家午托成“网红”小区,业主极度不满。图源视觉中国

“小饭桌”市场混杂

记者了解到,在山西,分布在校园外的午托班数量众多。以朔州市为例,未来网(教育公众号ID:newsk618)记者在大众点评搜索提供托管服务的“午托”、“托管”等关键词发现,相关机构搜索结果有近50个。

不过,在当地,像这样的托管班还有一个更为通俗的名字——“小饭桌”。

“有的‘小饭桌’就设在马路边上,孩子一出门就面对着来往的车辆,甚至还占用了盲道等公共道路空间,对孩子来说这是很大的安全隐患。”山西朔州一名提供午托服务的机构负责人李向阳(化名)告诉未来网(教育公众号ID:newsk618)记者。

“因为大部分的公立小学都不提供午托服务,家长没有时间去接孩子,我们这样的午托班越来越受到家长欢迎,目前这是一种刚性需求。”李向阳说。

他还介绍,午托、晚托、周托、月托、全托服务都有,除了提供午休、午餐、接送服务外,还有作业辅导。该负责人告诉记者,每天中午都会有约50个学生来这里吃饭休息。

记者了解到,紧挨朔州某小学,就有10多家这样的“午托班”。主要服务对象是低年级学生,有的是因为家长中午没时间接送孩子,还有一些特殊家庭的父母照顾不了孩子。

“2011年,这里就有‘小饭桌’开办了,2014年的时候陆续多了起来,到现在数量已经不计其数,竞争很激烈,价格也相对较低,一个月300元左右。”李向阳向未来网(教育公众号ID:newsk618)记者介绍当地的市场情况。

记者了解到,因为行业准入门槛很低,一些午托班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,盲目扩大规模,也暴露出不少问题。比如卫生条件差、安全设置不到位、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、经营资质等问题。

“比如一些开在马路边上的‘小饭桌’、隐匿在小区内的托管班就存在很多安全隐患。”李向阳告诉记者,敞开着门,有的学生在吃饭时,还有学生在上下铺铁床上打闹,孩子跑出去了也没人管,也没有围栏防护措施。

安全是影响家长选择午托班的关键考量因素。一位王姓家长表示,自己的孩子就在朔州附近的小学就读,家长中午无暇照顾孩子,午托机构就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。“午托机构是公办也好私立也罢,只要离学校近,能接送孩子、吃饭午休就行。”这位家长说。

对于开设午托机构的问题,学生家长李女士也认为,午托机构之所以火爆,是因为家长对这种服务有需求,但私人不按规定开设午托机构,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。

李向阳还表示,还有一些午托班的餐饮行为存在无证经营、消防设施不到位等情况,“一些午托班其食品经营许可证、消防手续等均未办理,学生的饮食卫生和自身安全很难保障。”

疯狂龙博士托管学习中心

资料图/视觉中国

“裸奔”状态仍在 亟待监管

对于机构资质问题,另一名在朔州当地从事午托行业的张姓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很多机构并未取得相关资质,甚至没有任何营业执照,一些以餐饮、咨询服务为名的公司纷纷经营着‘午托’服务。

据他所知,“当地还没有相关的资质证明和规范政策出台,很多人认为只是一个托管机构,不是教育机构,不知道要办什么证,也不知道由哪个政府部门来管理。”

而资质认证、缺乏市场监管等问题,时有出现。据河南经济报报道,河南很多小学附近的小区都有家庭式午托班,两个人就可以开办,收费在600~800元,能招收二三十个孩子,但不少存在证照不全等问题,食品安全也无法得到保障。

对午托机构的监管涉及场地、人员资格、消防安全、饮食卫生等,因牵扯到诸多政府部门,目前,监管仍是难题。

河南瀛豫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涛认为,“很多午托班之所以无证,并非不想办证,而是办证无门、无人监管。这是午托机构鱼龙混杂、良莠不齐的最主要原因。”

为了规范监管,2018年,海南海口市食药监局对午托班开展清查行动,一些机构餐饮行为存在无证经营、未按规定签订食品安全承诺书、未建立并落实食品安全管理制度、食品加工区域不合理、未落实餐饮具清洗消毒制度要求、“三防”设施不到位六大方面等问题被曝出。

不过,记者查询发现,在国家政策层面,目前针对“校外托管”机构,在食品安全监管方面已有了相关明确。

2017年,原国务院食品安全办等14部门印发了《关于提升餐饮业质量安全水平的意见》,要求各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加强小饭桌和家庭托餐等备案登记管理。

2018年9月,教育部在回复《关于加强对“校外托管”监管的提案》时表示,下一步要督促各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出台“校外托管”机构食品安全管理措施,规范“校外托管”机构供餐行为,及时处理有关“校外托管”机构食品安全问题的投诉举报。

目前本地午托市场已接近饱和,还没有统一的标准去衡量,难免出现鱼龙混杂的情况。”这名张姓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不过,记者了解到,目前针对“午托班”的规范和监管,深圳、西安、广西等地已经有了探索。

在深圳,今年3月起开始实施的《校外午托机构管理办法》中明确了机构设立的资质条件要求,即设立者应向机构所在区的教育行政部门申请,且需取得民办非企业单位的登记证书、消防行政许可、组织机构代码证,以及税务登记证后,方可开展校外午托服务。

西安市要求“午托班”实行登记备案制度,并明确了各方管理责任,部分县市区在逐户建档造册基础上实行星级管理模式,以星级高低确定监督检查频次,对规范经营的“午托班”予以认定公示,对限期未整改的取消星级甚至取消备案资格等。

对此,学生家长李女士也向记者表示,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尽快出台统一的行业规范和准入标准,积极开办公立午托机构或者推动规范的私立午托机构的建设,更好地解决家长和学生的需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