幼儿托管中心:全职妈妈或上班妈妈?为何两种妈妈一样矛盾和内疚?

2019-06-13 11:37:13 4

该当全职妈妈还是职场妈妈?这两种角色天天在妈妈的内心与实际生活天人交战。令人惊讶的是,两种妈妈心理都满布矛盾与内疚,而且妈妈上班与否,根本不会影响孩子的发展。既然两种妈妈都可以带出优秀的孩子,妈妈们该怎麼在两种角色间悠游?


每个母亲的心裡,都住著两种妈妈。想要全职带小孩,好让孩子得到足够的照顾;也想要上班赚钱,有独立的经济和人生。该上班、还是该辞职,纠结不已。这二种角色,在妈妈的心裡争战。


每个孩子的身边,也都看见两种妈妈。

一种是上班的妈妈。职业妇女的孩子,行程紧凑,有时也显得特别独立,懂得在放学后怎麼到托管班或回家,甚至处理自己的早餐、晚餐。他们知道要提前或在週末时跟父母说、或自己採买下週需要的学用品,学校有特殊的活动或作息时,要先跟家长乔时间,但不保证妈妈都可以参加。


一种是不上班的妈妈。她们的孩子总是得到最周全的照顾,总是装备最齐全的学用品,甚至有天天新鲜直送的午餐。她们跟老师几乎天天见面,密切讨论怎麼教导孩子,也常在教室与学校活动穿梭不断。无论是她们自己的孩子,或是班上的其他孩子,都得到了照顾。


这二种妈妈间,也有种矛盾的心理战。


上班的妈妈面对不上班的妈妈,心裡总有种无法参与的遗憾,也对她们感到愧疚,更谢谢她们的付出。但是在遇到孩子比较或抱怨时,偶尔也会不平衡地想:因為她们不用上班啊!如果我们的家境允许,我也想要这样。(看更多:职业妇女最不想听到的地雷话语)


不上班的妈妈面对上班的妈妈,除了客气说些没什麼,有时也会忍不住流露不知道是羡慕对方、还是為自己惋惜的心情:真佩服你们这麼优秀能与人竞争,在职场可以独当一面。(看更多:全职妈妈最不想听到的地雷话语)


《纽约时报》报导,虽然时代在改变,但这两种妈妈的战争却仍恒常上演。根据皮犹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的分析,从1989年到现在,30年来,即使已经过了一代人,女性在家担任全职妈妈的比例,却一直维持在27%左右。儘管美国教育统计指出,大学、硕士和博士毕业生中,女生都比男生多。


更令人惊讶的是,这种心理矛盾,可能根本没有必要存在。《纽约时报》引述美国华盛顿州常青州立学院(Evergreen State College)的研究指出,职场妈妈总是為自己上班而出现罪恶感,全职妈妈也总是為了自己待在家裡而感到罪恶。更重要的是,妈妈上班与否,根本不会影响孩子的发展,两种妈妈都可以带出优秀的孩子。

妈妈们根本不需要為了全职或职场妈妈的刻板印象,或是心裡想像的孩子境遇而挣扎。真正需要问自己的是:在自己所处的家庭,需不需要妈妈回家带孩子?回家带孩子要付出的代价和收穫是什麼?这个家庭,需要的是什麼样的妈妈?

首先是,孩子需要妈妈的大量陪伴吗?哈佛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奇勒瓦德(Alexandra Killewald)指出,这种情况,多半出现在有特别需要的孩子身上。因為光是要了解学校的教育制度、有哪些特殊教育机会、身边的社区有什麼资源、以及保险系统可以提供什麼,就是一份货真价实的工作了。更不用说,有可能要一直陪著孩子在不同的机构间奔波,陪伴与安定他们的身心。


另一个考量,就是育儿的金钱与时间成本。托婴与教育的费用不断上升,加上接送孩子在住家、学校、日托中心的奔波,常常让收入不是太高、也不是家中主要经济来源的女性大叹吃不消,放弃职场发展,回家带孩子。


每个妈妈也面临不同的机会成本与对母职的期待。《华尔街日报》完整地提出了职场女性往往低估育儿成本的诸多面向,以及考量是否回家带小孩的挣扎因素。包括,妈妈是否已经投入了不少成本在提升自己的教育和工作技能,夫妻以及职场上男女的薪资差距,希望孩子受到多少、什麼样的照顾,以及自我对身兼母职的要求是否大到难以应付,例如要上班又要餵母奶,就会带来许多心理及时间压力。


因為育儿的辛苦与投入,真的超过想像太多。新加坡国立大学、美国普林斯顿与耶鲁大学学者共同的研究《妈咪效应》(The Mommy Effect:Do Women Anticipate the Employment Effects of Motherhood)发现,一群18岁的女性中,只有2%希望在30岁时成為全职妈妈。但实际上,15至18%的女性在30岁时都成了家庭主妇。


而且妈妈们对照顾孩子的期待与投入,更是大幅提升。在1990年代初期,无论学歷,妈妈们一週大约花11至13小时照顾孩子。但是在2000年初,大学毕业的妈妈,每週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竟然加倍到20至22小时,没上大学的妈妈,则只增加到16小时左右。如果工作与母职难以兼顾,时间不够用,自然会考虑是否要回家带孩子。


妈妈的角色选择,还受到爸爸的态度影响。皮犹研究调查发现,57%的父亲认為能否担任父亲、带孩子对他们的个人认同很重要,52%的人觉得工作跟父职难以平衡。但事实上,妈妈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,比爸爸多了快一倍。即使千喜世代,已经有很多女性薪水高於另一半,实际上仍很少男人会想辞职回家带小孩。


面对各种矛盾,或许妈妈们也可以用更弹性的眼光看待两种妈妈的角色。奇勒瓦德发现,其实很多妈妈是在两种角色间游移。数十年的追踪显示,全职妈妈中,有15%在孩子上幼稚园就投入职场,14%在孩子上初中就出门上班。只有21%的妈妈一直待在家裡。而且这群妈妈,多半没有高中文凭,或是对性别角色的看法比较传统,可能没有两种角色的挣扎。


换句话说,两种妈妈间,是可以转换的,不需要对立的心理战争。妈妈们需要的,是解除过度的自我期待、希望同时扮演两种角色的矛盾心魔。